首頁>綜合 > 正文

10歲小學生被同學家長殺害 悲劇摧毀的是兩個家庭

來源:新京報 | 2018-09-25 17:58:47
9月21日下午,中秋小長假的前一天,浙江溫州瑞安市的隆山實驗小學內發生了一起悲劇。瑞安市公安局通過官方微信發出通報稱,當日下午16時許,瑞安警方接到報警,在隆山小學一廁所內,有小孩受傷。接報后,我局立即...

9月21日下午,中秋小長假的前一天,浙江溫州瑞安市的隆山實驗小學內發生了一起悲劇。

瑞安市公安局通過官方微信發出通報稱,當日下午16時許,瑞安警方接到報警,“在隆山小學一廁所內,有小孩受傷。接報后,我局立即啟動重大警情快速處置機制,指令安陽派出所、刑偵大隊趕赴現場進行處置,并通知120急救中心趕往現場急救。 經初查,傷者葉某(男,10歲)系該校學生,現葉某正在醫院全力搶救中。犯罪嫌疑人林某(男,36歲,仙降街道人)已被警方控制。”

21日晚,瑞安警方再次通報該案進展,“傷者葉某(男,10歲)被120急救車送往醫院,經全力搶救無效于19時許死亡。”

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受傷不治的男孩葉恒(化名)今年10歲,為隆山實驗小學4年級學生。犯罪嫌疑人林某廈36歲,是葉恒同班同學小藝(化名)的父親。

9月22日凌晨2時,葉家家屬將葉恒的遺體從瑞安市人民醫院送往瑞安市殯儀館。男孩的遺像上是一張胖乎乎的笑臉。

突如其來的悲劇

9月21日下午4點10分左右,隆山實驗小學和往常一樣舉行降旗儀式。按照學校規定,降旗儀式期間,所有學生需在原地靜立。

和許多學生一樣,10歲的葉恒站在教室里。他所在的四年級一班位于三層,附近不遠就有一個衛生間。

降旗時,葉恒同班同學小藝的父親林某廈進入學校,在葉恒所在的四年級一班門口把葉恒叫走了。據學校老師透露,葉恒的一名同學看到了二人的接觸,稱林某廈并未強行拉拽葉恒離開,一切看來并無異常。

離開教室后,林某廈將葉恒帶到了附近的洗手間,悲劇隨即發生。當時,降旗儀式的背景音樂音量巨大,沒人知道葉恒是否發出過求助的呼喊。直到降旗結束后學生進入衛生間,才看到葉恒滿身是血,趴在地上。

事發后,林某廈居住的居民樓門口。新京報記者劉壹昭攝

事發后,林某廈居住的居民樓門口

下午4點半左右,葉恒的父親葉萬煥正堵在溫州前往瑞安的沈海高速路上。葉萬煥在當地經營著一家鞋廠。那天晚上,他和兩個老同學約好三家人一起聚餐,之后趁著中秋小長假一道前往集云山游玩、釣魚,妻子、兩個女兒和小兒子葉恒都去。

被埋在車流中的葉萬煥突然接到妻子陳麗(化名)的電話,陳麗說,“孩子被刀捅了,流了很多很多血。”說話時,陳麗慌張到有些結巴。葉萬煥隔著電話便感到事態嚴重,但他沒往最壞的地方想。

彼時,陳麗已經趕到了隆山實驗小學。看到滿身是血的葉恒,她整個人都懵了,手機響了也不知道接。學校的一名老師幫陳麗接通了電話,對方是在另一所學校任教的葉恒姑姑:“弟媳婦,有家長告訴我看到恒恒在學校被人打了。這個學生現在正嚇得在家里哭。”

5點半左右,葉萬煥趕到了瑞安市人民醫院,兒子葉恒正在手術室內搶救。一名護士告訴他,孩子全身共有12道刀傷,分別位于頸部、后背、臂膀甚至手掌上。頸部的刀口傷至氣管,但最致命的傷口位于左后背,傷至心臟。“孩子從學校救出來時,已經大出血很嚴重了。”護士提醒他,要做好心理準備。

聽到護士的話,葉萬煥的心理防線被徹底擊垮。他用僅剩的最后一絲理智乞求“醫生和護士盡力救救恒恒”。

6點左右,約好要與葉家人聚餐的孫家明(化名)正開車走在回瑞安的路上,兒子突然打來電話,“葉叔叔家的恒恒被殺了。”

等紅綠燈的間歇,孫家明在一個微信群里看到了一張照片:一個穿著紅白色短袖上衣、深色運動褲的男孩,趴在衛生間的地上,身邊是一攤血泊。男孩身后還有一個身著藍紫色短袖襯衣的男子,戴著眼鏡,坐在地上的臺階上,左手持煙,右手沾染著血跡,對鏡頭怒目而視。

他一下子認了出來,照片里的孩子就是葉恒!

與葉家確認消息后,孫家明于7點左右趕到了市人民醫院。他看到葉萬煥等在手術室門口,雙手合十,不停祈禱。

七點半,手術室的門開了,但所有人的希望都落空了。因為失血過多,葉恒不幸離世。

葉萬煥和孫家明兩人被準許到手術室內看葉恒最后一眼。葉萬煥記得,恒恒的身體尚有余溫,皮膚還有彈性。當看到孩子頸部有一條十幾厘米長的傷口后,他失聲哭泣。他希望醫生能把孩子的每處傷口檢查、縫合,讓兒子“干干凈凈地回家”。

孫家明看到葉恒的左手手掌上有幾道3厘米左右長的傷口。他讓妻子回去給孩子拿幾套衣服,他不想讓葉恒走得太冰冷。“我們最遺憾的是,沒能讓葉恒媽媽看到他最后一眼。”孫家明說。

事因男孩打到嫌疑人女兒眼睛

據瑞安警方9月21日晚發布的通報,犯罪嫌疑人林某廈交代了對葉恒行兇的原因:“因其女兒周三在學校與葉某發生口角時被打致眼部疼痛(傷勢輕,未就醫,正常上學)而心生怨氣,為此于下午攜帶水果刀到學校尋找葉某報復,用水果刀傷害葉某。”

但在葉萬煥的敘述中,葉恒打到同學小藝的眼睛并非故意。

據葉萬煥介紹,周三的英語課上,學生們排隊把訂正完的作業交給英語老師,葉恒站在林某廈女兒小藝的前面。

據《瑞安日報》報道,代課英語老師說,小藝當時把課本擋在臉上,不知道說了一句什么話,葉恒轉身一揮手,正好打在小藝的眼睛上。

據班主任回憶,剛開始,小藝的眼睛不舒服,流淚不止。閉目休息了幾分鐘后,小藝可以睜眼,也不再流淚,眼睛沒有出現紅腫也沒有血絲。

下課后,班主任找到兩個孩子詢問此事,葉恒說是一不小心揮手打到的,小藝卻說自己無緣無故被打,認為葉恒是故意的。在辦公室里,班主任要求葉恒向小藝道歉,小藝也說了沒關系。

葉恒的家人告訴新京報記者,當天晚間,陳麗加了小藝母親的微信,并就葉恒打到小藝眼睛一事向對方道歉。兩位母親發送微信語音時,小藝的父親林某廈突然加入。

“我問我的女兒有沒有和男孩在那里相互玩耍,我女兒說沒有玩耍,直接用拳頭砸過來。”林某廈在微信里說道。

陳麗解釋稱,“我兒子回來我就馬上問他了,今天他是不小心的,如果是不小心,下次一定要注意,不能這樣子。……小孩不懂事,我也經常說他,手的力氣比較大,打過來是有點痛。”

林某廈要求葉恒第二天再次向小藝道歉,要當著全班同學的面。“當面道歉了,別人也不會欺負我女兒。你兒子在教育方面,他也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。如果不這樣的話,你兒子之后事情出更大,這也是不知道的。”林某廈說。

陳麗答道,“好的小藝爸爸,道歉是應該的。我再向我兒子說,明天當著老師同學的面,再向你女兒道歉。”陳麗還叮囑,如果小藝的眼睛不舒服,一定要去看病,“需要我的話我可以跟你一起去。”

葉恒家長與小藝家長的微信對話截圖。左為小藝家長,右為葉恒家長。

但周四時,葉恒沒有再次當眾向小藝道歉。而是由班主任在全班同學面前說明情況,并對葉恒進行了批評。據《瑞安日報》報道,為此,班主任還安慰執意要求道歉的小藝家長,稱孩子們都很淳樸,不會故意欺負人。

9月20日、21日,小藝家人未再聯系過班主任,事情似乎告一段落。但21日下午,林某廈帶著水果刀,將葉恒帶到了三層的衛生間。據葉家親屬透露,行兇后,林某廈在隆山實驗小學內被警方抓獲。

悲劇發生后,網上流傳著各種不實消息,網友們紛紛揣測事件原因。

9月22日,孫家明看到微信公號“瑞安生活通”發布文章稱,“兇手的女兒眼睛被男孩戳瞎,且兇手并不是第一次殺人。”文章里“男孩戳瞎女孩眼睛”的描述,讓部分網友認為這是“熊孩子犯事”,還留言指責被害人葉恒。

還有網友在微博上留言,“這個悲劇告訴家長一個道理:務必管好自己的熊孩子,你不管,別人會替你管!”這條留言得到156個點贊。

看到網上的謠言和評論,葉恒的二姐葉婷(化名)很難受。“我自己也是網民,過去因為置身事外,只覺得一些網友講話太過分。直到今天,我的家人成為了當事人,我才知道被謠言攻擊的感覺多難受。”葉婷說。

葉萬煥更為兒子感到委屈。他多次強調孩子并非故意打人,只是無意中碰撞到小藝。“恒恒平時在班上成績中上,很受同學歡迎,是那種經常被邀請參加同學生日會的人。”

他曾與學校交涉,希望校方把葉恒每年收到的評語發布上網,以證明孩子的品行,但被學校拒絕了。

兩個孩子平時沒有口角

從9月21日晚間開始,隆山實驗小學的老師們陸續到瑞安市殯儀館守夜,那里停放著葉恒的遺體。每天晚上,女老師守到10點,之后由男老師來換班,直到清晨。

“班主任白老師已經幾天沒合眼了,一直在家里哭,癱掉了。”一位老師說,“毫無征兆的,誰會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?”

在老師們看來,葉恒聰明有禮,并非傳言中的“熊孩子”。他的成績雖不是最頂尖的,但也科科保持中上水平。“體育保健課的老師很喜歡他的,還把去年拍到他上課的照片存在手機里。”上述老師說。

今年7月,葉恒參加了某銀行面向青少年舉辦的“小小銀行家”活動。活動中,他學習廳堂服務禮儀,還在投資游戲環節獲得了最高“收入”,成為“首富代言人”。

葉恒參與“小小銀行家”實踐活動,成為了“首富代言人”。受訪者供圖

在陳麗發布的一則朋友圈里,葉恒穿著銀行工作人員的白襯衣、黑褲子,打著領帶,笑得瞇起了眼睛。陳麗寫道“兒子辦了屬于自己的第一張銀行卡”,還附了一個得意的表情。

隆山實驗小學的老師接受《瑞安日報》采訪時表示,小藝性格文靜內向,在校時與葉恒交流較少。不過兩人平時表現良好,未發現有過爭吵或口角。

一名老師告訴新京報記者,小藝的成績沒有葉恒好,但家里很重視她在藝術方面的教育,“她的媽媽在教堂里彈鋼琴”。小藝的爸爸則略顯神秘,開家長會時很少出現。

和許多小女孩一樣,小藝的房間里的書桌、書柜、床都是粉色的,書柜里放著不少童話書、獎狀,還有小藝參加兒童舞團的證明。

小藝的父母大概很愛這個女兒,家里還保留著小藝出生時的紀念品——一枚彎月形的水晶手足印,上面刻著小藝的出生時間和父母的名字。

“這個女孩子的下半輩子基本上被毀了。小葉家孩子都沒了。兩個家庭都毀了。”一位老師說。

嫌疑人:同村人稱其“讀書好”

小藝的家離隆山實驗小學不遠,步行不超過10分鐘。

據葉家親屬介紹,事發當晚,兩家人見過唯一一面。當時,悲憤的葉家人來到小藝家門口,見到了被民警帶走的小藝母親。她戴著帽子與口罩,幾乎整個臉都被遮住了,口中一直小聲地說著“對不起,對不起”。

據一位鄰居介紹,目前,小藝目前已經回到了瑞安市仙降街道的老家。

小藝的母親離開后,葉家人砸開了小藝家的房門。9月24日上午,新京報記者在小藝家看到,陽臺的防盜網上掛著“還我兒子,還我悲傷”的橫幅,居民樓樓道的墻壁上用紅字噴著“林某廈”“殺人犯”等語句,樓道門口貼著那張廣為流傳的血腥照片,葉恒的遺體上打著馬賽克。

據小藝家樓上的鄰居回憶,林某廈平時很少和他們交流,但人“看起來高高瘦瘦的,帶著眼鏡,很斯文”。

林某廈的老家也在仙降,位于新河村。據村支書介紹,新河村全村約1200人,一半姓林。林某廈已于十幾年前搬出了新河村。

9月22日,犯罪嫌疑人林某廈生長的瑞安市仙降街道新河村

9月21日事發當晚,新河村的微信群就炸開了鍋。52歲的村民易賢(化名)記得,當時有人在群里發了一條新聞鏈接,配圖正是孫家明看到的那張照片。圖片里,坐在臺階上的男子眼部被打了馬賽克,但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林某廈。

多年來,易賢一直在新河村開小賣鋪。大約20年前,正在讀初中的林某廈偶爾會到他的店里買東西,二人因此相識。

據易賢介紹,林某廈的父母在附近的菜市場以販賣活禽為生,二人育有三子,林某廈排行老二。

易賢說,當年的林某廈看著很普通,但“讀書好”。一次村里人在店鋪聊天時,有人走過來恭喜林父,因為林某廈考上了當地最好的高中,“他爸爸的表情是很自豪的”。而小藝家中的一張“成人高等教育畢業證書”顯示,2006年1月至2009年1月,林某廈在溫州大學成教學院經濟管理專業函授學習并畢業,獲得大專學歷。易賢說,在文化程度普遍是小學或初中的新河村,林某廈有些鶴立雞群。

“小孩鬧別扭在所難免,但沒想到他會殺人。”易賢說。

對于林某廈成績好的說法,林的叔叔林建國有些不以為然。“他腦子不好,不然就不會36歲還沒賺到錢,還在用他爸的錢了。”

據瑞安市檢察院9月22日上午發布的通報,目前,林某廈已被瑞安警方刑事拘留。瑞安市檢察院于第一時間指派檢察官提前介入該案,引導偵查取證。

相關熱詞搜索:小學生悲劇家長

上一篇:北京通州發生兩車相撞 事故致門臉房起火和1死4傷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2013梅西总进球数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课程 天下财经百姓炒股秀 新加坡快乐8 新推荐一注双色球号码查询 黑龙江11选5万能码 广丰865棋牌下载 闲鱼赚钱的模式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如何在网上合买 北京赛车和值图 大富豪手游棋牌官网 什么可以下班兼职赚钱 排三杀3码=01公式 体彩宁夏11选5 用手机如何打字赚钱 pc蛋蛋500走势图